|

濱海投研 | 宏觀經濟專題——稅務篇

日期:2019-03-22 瀏覽次數:255

重要聲明:

通過本微信訂閱號發布的信息和觀點僅供專業投資者參考,完整的投資觀點應以我司投研部發布的完整報告為準。我司不會因為閱讀者關注、收到或閱讀本訂閱號推送內容而視為向閱讀者進行任何推薦或宣傳。本推文的信息均來源于本公司認為可信的公開資料,但本公司及研究人員對這些信息的準確性和完整性不作任何保證,投資者應自主作出投資決策并自行承擔投資風險,據本推文做出的任何決策與本公司和本推文作者無關。市場有風險,投資需謹慎。

在私募基金投資領域,“稅”應是2018年的關鍵詞之一。一方面,中國經濟下行壓力大,為提振經濟,政府出臺了眾多減稅降費措施,并計劃2019年進行更大規模減稅,未來相關政策利好有望帶動經濟回暖,資本市場對此也密切關注;同時,私募基金稅收問題在2018年曾引起廣泛熱議,隨著政策落地,也穩定了市場信心。基于此,我們對這兩個備受關注的問題進行了分析解讀,可參見如下。

一、減稅降費

1、廣義宏觀稅負長期高企,有較大減稅空間

根據2017年年度數據,中國狹義宏觀稅負(稅收/GDP)達17.45%,廣義宏觀稅負(一般公共預算收入+政府性基金收入+國有資本經營收入+社保收入)則達34.18%,非稅部分負擔重,廣義宏觀稅負已與發達經濟體美國(31%)、日本(33%)相當,處于較高水平,仍然具有較大的減稅空間。

2、政策陸續落地,持續加碼

2018年經濟下行壓力大,減稅呼聲日趨強烈,政府部門響應市場訴求,推出眾多減稅降費措施,包括增值稅稅率下調、個稅改革、提高小規模納稅人標準、研發費用加計扣除范圍擴大等多舉措,按財政部口徑,2018年實際減稅降費規模達1.3萬億元。從公共預算收入、增值稅收入等指標增速觀察,下半年均顯著下滑,減稅降費紅利已逐步釋放;10月份施行的個稅改革效力也逐步顯現,全國個人所得稅10月份、11月份實現環比減少8.93%、25.39%。

表:稅收指標同比增速

△ 數據來源:WIND,濱海金控整理

2018年12月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定下了2019年更大規模的減稅降費基調;2019年1月9日召開的國務院常務會議旋即決定推出新的小微企業普惠性減稅,相關措施于1月18日正式發布,預計三年內將為小微企業減負達6000億元,惠及95%以上納稅企業。可以看到為應對經濟下行,相關減稅政策發布逐漸加快、持續加碼;調控方向也進一步深化,2018年至今,從增值稅、小微企業及高科技企業、研發費用抵稅等方面進行宏觀調控,引導經濟結構變遷。預測2019年經濟政策將由減稅降費主導,利好空間值得期待。

3、減稅提振消費,推動經濟回暖

中國經濟“三駕馬車”中,出口面臨國際形勢的不確定性,投資則邊際效應逐步遞減,當下主要依靠消費支出拉動GDP,2018年各季度消費支出GDP累計同比貢獻率均維持在78%左右,是經濟增長最主要的支撐;然而,消費本身也不容樂觀,受房貸擠出影響,居民消費能力下降,社會零售額增速呈持續下滑,消費亟待提振。

圖:GDP累計同比貢獻率(%)

△ 數據來源:WIND,濱海金控整理

圖:社會零售總額同比增速(%)

△ 數據來源:WIND,濱海金控整理

減稅降費,是刺激消費增長的主要路徑。根據經濟學理論,減稅將通過提高居民收入以及降低消費品價格兩個路徑刺激消費增長。在收入端,通過減輕個體稅負,將提升居民可支配收入,提升消費能力;減輕企業所得稅負擔,則提高企業利潤、降低經營成本,不僅有利于保障職工就業,也可間接提升職工收入,達到刺激消費作用。而消費品價格端,降低增值稅、消費稅等流轉稅稅負,則有助于降低消費品價格,刺激消費量。

70年代,美國經濟陷入滯脹,1981年里根政府通過以稅改主導的一系列政策,推動美國經濟走出滯脹,迎來了美國史上最長的持續繁榮時期。里根稅改主要對個人所得稅、資本利得稅進行了大幅下調,企業所得稅也有較大的減免,總體上聚焦個人稅負的減輕,增加了居民可支配收入,對消費形成了明顯的促進,個人消費支出GDP同比拉動率自1980年的-0.19%,上升至1983年的3.51%,直至1989年均能保持穩定的較高水平,居民可支配收入、失業率均能在較長一段時期內維持較好的表現,稅改對消費、經濟增長形成了持久而顯著的推動作用。

圖:個人消費支出GDP同比拉動率(%)

△ 數據來源:WIND,濱海金控整理

圖:美國人均年可支配收入同比增速(%)

△ 數據來源:WIND,濱海金控整理

圖:美國失業率(%)

△ 數據來源:WIND,濱海金控整理

美國的稅收體制主要以個人所得稅為主,著重個稅減負,而中國稅收體制主要以增值稅和企業所得稅為主,2017年增值稅、企業所得稅收入占比分別為39.05%、22.25%,個人所得稅僅占8.29%,直接對個稅進行減免空間有限,而增值稅、企業所得稅的減稅空間更大。現階段,進一步減稅政策預期主要集中于增值稅“三檔并兩檔”以及所得稅稅率下調。其中,增值稅作為價外稅,最終稅負由消費者個人承擔,增值稅稅負降低能帶來消費品價格下降,促進商品流通,從價格端提升居民消費能力。而在生產端,所得稅及增值稅的減負,也能給企業帶來經營成本下降,拉動企業再投資或提升職工收入水平。雖然中美稅改細節有所不同,但最終仍將落到實體經濟,提振消費,推動經濟回暖,異曲同工。

4、財政調配空間仍足,減稅空間可期

減稅降費是一個確定的政策趨勢,當下更受關注的是有尚余多少的減稅空間。12月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指出2019年實施更大規模減稅降費,意味著1.3萬億元以上的減稅規模,市場預期集中于1.3~1.5萬億,聚焦于增值稅、企業所得稅減免。中國減稅空間主要受3%的赤字率軟約束,2018年赤字率下調至2.6%,若2019年上調至3%,預計新增5600億元規模赤字空間;同時,考慮經濟下行,政府收入增速或下滑,更大規模減稅可能面臨財政壓力。我們認為,相較對減稅規模作出具體預測,關注政府仍有多少的財政余地可能更為切實,經梳理,政府仍有較充足的財政調配空間,可保證一定的減稅規模,減稅空間可期。

(1)政府支出節流:2019年1月國務院第二次全體會議上李克強總理再次強調壓縮政府和部門一般性支出,“帶頭過‘緊日子’”;財政部部長受訪時也表示進一步縮減政府一般性支出,壓減5%以上,嚴控“三公”經費;從人員精簡上看,2019年國考招錄人數已縮招49%。預計在減稅降費環境下,政府支出將從“三公”經費壓縮、人員精簡入手,實現縮支“節流”,為財政留空間。

(2)社保補貼縮減:2017年社保基金結余9784億元,同時獲財政補貼4955億元,出現了結余和補貼并存的亂象,該情況系因全國統籌單位多、統籌層次不高所致,預計隨著社保統籌規范,可較大程度地縮減財政補貼力度。

(3)國企利潤上繳:國有企業分別通過“非稅收入”和“調出資金”兩個項目上繳利潤,2017年上繳4805億元,而2017年去產能背景下國企受益,利潤總額達2.9萬億,上繳比例低,且考慮利潤返還,實際上繳比例更小。2018年6月的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提高國有資本收益上繳公共財政比例,2020年提高至30%,更多用于保障和改善民生;根據2019年1月財政部數據,2018年國企利潤總額達3.39萬億,若將30%上繳財政,規模非常可觀,將顯著充實財政。

(4)專項債發行:2018年專項債發行規模達1.35萬億元,同比增長68.75%,預計隨著地方政府違規舉債清理,債務治理漸趨平衡,在債務規范管理下,2019年專項債規模將達2萬億元以上,以彌補基建資金缺口,對沖土地收入下滑,以為減稅降費政策留出財政空間。

此外,參照里根稅改,中國當下相對寬松的貨幣環境和減稅降費或有政策聯動意味。里根稅改成果顯著,但并非一蹴而就,一方面,稅改紅利釋放是個長期過程,有滯后性,另一方面,稅改導致赤字擴大,長期利率上行,抵消了稅改影響,故1982年美國經濟出現再次衰退。1983年美國經濟復蘇,除了稅改釋放,也疊加了低利率因素,1983年,聯邦基金利率較80年代初的高點下降了1000bp,全年M2同比增速達10%,較寬松貨幣環境疊加積極的財政政策,緩解赤字壓力,帶動經濟走出低迷,該經驗也和小布什初稅改相似,均是“稅收減免+寬貨幣”,拉動經濟觸底反彈。

而2019年初,中國央行降準100bp,政府督促專項債盡快發行,貨幣環境趨寬松,為政府資金來源留出空間,再疊加積極的稅收政策,或能實現類同美國稅改的復蘇效用。稅改利好釋放是個長期的過程,歷經調整期陣痛后,預計中國經濟將逐步走出低迷,前景仍較為樂觀。從投資角度而言,下行周期資產價格處于低位,在周期底部進行逆向投資,等待經濟復蘇,也能享受較高的資產增值空間。

二、私募行業相關稅務

1、政策規范落地,持中性態度

2018年與私募行業相關最大的稅務動態系有限合伙LP個人所得稅的規范落地:過往各地政府(北上深津等)為吸引創業投資,普遍為創投有限合伙LP按20%的稅率征繳所得稅,部分地區推出如“基金小鎮”、“創投小鎮”政策,提供進一步的稅收優惠(稅收返還、稅收減免等);創投合伙企業也多注冊在享有稅收優惠的地區;從整體層面看,過往LP實際適用所得稅率并不高于20%。針對各地較為混亂的局面,8月份國稅總局發文規范,意在“糾偏”,但引起較大爭議;12月份的國務院會議及1月份的財政部通知,確定可選按20%稅率繳納個人所得稅,讓市場吃下“定心丸”,政策終于落地。

對于該政策,我們認為更多的出于規范性的頂層制度設計,針對各地政策進行統一,實際應用中,對單一項目LP并沒有進一步的稅負減免,實際稅率并無降低,在對稅率確定規范后,其他更大力度的優惠政策可能會逐步收縮。同時,該政策適用5年,保留了按“個體工商戶生產經營”繳納的選擇,也為了未來規范化、稅率回升至“0%~35%”階梯稅率留下了政策回旋余地。故對于稅率的確定,我們持中性態度。

2、征繳趨嚴,高凈值群體或面臨更大稅收負擔

2018年系個稅改革力度較大的一年,隨著12月個稅細則發布,諸多優惠政策逐步落地,但新個稅辦法本身是對稅收征繳的進一步規范,應注意到背后征繳趨嚴的趨勢。

我們參見以下事實:(1)個稅改革中首次提出“反避稅條款”,直接從“關聯交易”和“利潤分配”兩個環節進行監控,推出CRS遏制境外避稅;(2)11月30日,北京市海淀區稅務局通知,“自2019年1月1起終止定期定額征收方式,個體工商戶征收方式轉為查賬征收”,增強征繳力度,查賬征收將進一步普及;(3)征管制度變革:納稅人識別號“一人一號”、公安、銀行等多部門信息互通共享、扣繳義務人責任多元化等。此外,2018年開始全國推行的創投企業和天使投資人稅收優惠,也僅適用實行查賬征收的創投機構,意味著部分地區以核定征收方式給創投機構提供稅收優惠的,也被拒之門外。規范繳稅、征繳趨嚴日趨明顯。

梳理個稅改革細則,也能發現更多地聚焦中低收入人群稅收減免,高凈值人群稅收壓力并無降低,在稅收征繳趨嚴形勢下,或面臨更大的稅負壓力;而具體到私募行業,以往LP作為創投機構的客戶,稅法規定創投機構僅承擔“代為申報”義務,違反義務成本低(最高僅承擔二千以上一萬以下罰款),缺乏主動申報動力,市場上真正履行申報義務較少,預期隨著稅率確定、征繳趨嚴,整體市場層面的合伙企業LP納稅征繳將逐步規范化,雖然整體經濟稅負在減稅降費趨勢下將有所下降,但實務中LP稅收負擔或可能迎來上升。

3、關注母基金稅收利好

2019年1月的財政部通知確定了創投基金個人LP所得稅的繳納細則,確定可選按單一投資基金核算,我們認為是一個更值得關注的利好。過往創投機構設立的母基金,往往會投資多個項目,單一項目退出盈利時,按單一項目盈利征稅,而在參照個體工商戶5%~35%繳稅規范下,其他項目的虧損卻無法抵稅,侵蝕了母基金投資者的利益;而選擇按單一基金核算,則多個項目間的盈虧可相抵,基于整體盈虧情況繳稅,更符合投資者的實際盈虧情況。經測算,對于同樣的底層項目,投資者在新政下,以母基金形式投資,會較過往的以單一基金對應單一項目的投資形式,能享受更低的稅務成本。該規范的落地,有利于基于母基金形式下的投資者,我們認為較按20%稅率征繳的規范性政策,“單一基金核算”是更值得關注的利好。

作者:濱海投研部 周凌文


分享到:
返回列表
濱海金控
义甲联赛竞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