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濱海投研 | 經濟陣痛期,私募股權行業如何突圍

日期:2019-07-30 瀏覽次數:149

重要聲明

通過本微信訂閱號發布的信息和觀點僅供專業投資者參考,完整的投資觀點應以我司投研部發布的完整報告為準。我司不會因為閱讀者關注、收到或閱讀本訂閱號推送內容而視為向閱讀者進行任何推薦或宣傳。本推文的信息均來源于本公司認為可信的公開資料,但本公司及研究人員對這些信息的準確性和完整性不作任何保證,投資者應自主作出投資決策并自行承擔投資風險,據本推文做出的任何決策與本公司和本推文作者無關。市場有風險,投資需謹慎。

引言

截至2018年年底,我國股權投資機構超過1.4萬家,基金管理規模超過10萬億元,從規模上看我國已經成為全球第二大股權投資市場。但2018年全年的投資規模、募資規模與退出數量同比均出現下滑。

Part.1

私募股權行業發展歷程

國外私募股權基金經過70多年的發展已經成為僅次于銀行貸款和IPO的重要融資手段,而且其基金規模龐大,投資領域廣泛,資金來源廣泛,參與機構多樣化。相比而言,私募股權投資在我國僅有30年歷史,這期間行業發展迅速,得益于新興市場經濟的快速發展和人口大國龐大市場所帶來的機遇,我國私募股權行業持續保持穩定增長。

1、國外私募股權行業發展歷程

私募股權投資起源于美國。20世紀末,有不少富有的私人銀行家通過律師、會計師的介紹和安排,將資金投資于風險較大的石油、鋼鐵、鐵路等新興產業,這類投資完全由投資者個人決策,沒有專門的機構進行組織,這便是私募股權投資的雛形。而現代私募股權投資行業則先后經歷了五個重要的發展時期:

早期萌芽階段

(20世紀40年代中期到60年代末):

美國私募股權投資的前身是幫助富裕家庭諸如洛克菲勒家族等進行理財的辦公室,美國東方航空公司、施樂公司等就接受過這些家族的投資。這些辦公室以后逐漸發展成為專門的私募股權投資機構。

前期發展階段(20世紀70年代):

通過留住行業內的專業人士和吸引更多的資金,有限合伙人制逐漸取代公司制成為美國私募股權投資的主流形式,推動私募股權投資行業進入到全新的發展階段。

中期發展階段(20世紀80年代):

由于美國政府對于私募股權投資的大力支持,20世紀80年代初私募股權行業開始蓬勃發展。1987年之后,由于在某些領域(如計算機硬件)的過度投資、缺乏經驗的創業投資家的進入以及投資機構之間的競爭加劇導致投資回報下滑以及隨之而來的投資者滿意度的下降,使得美國私募股權投資開始急劇下降。

高峰調整階段

(20世紀90年代至21世紀初):

由于20世紀90年代初許多缺乏經驗的投資者逐漸退出,而且在這10年中證券市場發展態勢良好使得股權退出的難度降低,疊加技術創新尤其是與信息技術相關行業的發展,給創業投資家創造了極好的機會,私募股權投資回報極好。盡管2000年互聯網泡沫破滅后行業出現一定調整,但是平均規模及募集數目仍然相當龐大。

資本市場的新寵階段(2004年至今):

2004年不動產價格達到高峰,富人們普遍選在高點獲利了結,從而騰挪出資金進行其他投資,而此時股市發展態勢不穩定,因此富人們對私募股權投資重燃信心。這股風潮延續到2005年,私募股權投資的金額幾乎超越2000年網絡泡沫之前創下的歷史紀錄,成為富有人群的理財新寵。

2、國內私募股權投資發展情況

從1984年引進風險投資概念至今,我國私募股權投資已經歷了30余個春秋的潮起潮涌。在國際私募股權投資基金蜂擁而至的同時,本土私募股權投資基金也正在快速發展壯大。

1

風險投資嘗試(20世紀80年代)

1985年,中共中央發布的《關于科學技術改革的決定》中提出支持創業風險投資,而且隨后國家科委和財政部等部門籌建了我國第一個風險投資機構——我國新技術創業投資公司(中創公司)。

2

掀起投資熱潮(20世紀90年代至21世紀初)

20世紀90年代之后,大量的海外私募股權投資基金開始進入我國,從此在我國這個新興經濟體中掀起了私募股權投資的熱浪。

第一次投資浪潮

出現在1992年改革開放后,投資對象主要以國有企業為主,但是由于體制沒有理順,行政干預較為嚴重,而且當時很難海外上市,也無法在國內全流通退出,使得私募股權投資股權退出路徑堵塞,導致這些基金大多在1997年之前撤出或者解散。

第二次投資浪潮

1999年《中共中央關于加強技術創新、發展高科技、實現產業化的決定》的出臺為我國私募股權投資的發展作出了制度上的安排,極大地鼓舞了發展私募股權投資的熱情,掀起了第二次短暫的投資風潮。國內相繼成立了一大批由政府主導的風險投資機構,如上海聯創、中科招商。2000年初出臺的《關于建立我國風險投資機制的若干意見》是我國第一個有關風險投資發展的戰略性、綱領性文件,為風險投資機制建立了相關的原則。同時,我國政府也積極籌備開設創業板。一系列政策措施極大推動了我國私募股權投資的發展。但由于當時還沒有建立中小企業板,因此基金退出渠道仍然不夠暢通,使得一大批投資企業因無法收回投資而倒閉。

第三次投資浪潮

2004年5月中小板獲準建立,2004年6月美國新橋資本以12.53億元人民幣從深圳市政府手中收購深圳發展銀行17.89%的控股股權,成為國際并購基金在我國的第一起重大案例。由此開始,很多相似的私募股權投資案例接踵而來。2007年《合伙法》頒布,私募基金開始建立合伙企業,標志著私募基金的國際化步伐明顯加快。2009年10月創業板正式上市。私募股權投資市場漸趨活躍,本輪發展規模和數量都超過了以前任何時期。

3

出現回國創業熱潮

進入21世紀后,由于我國經濟一枝獨秀,留學海外的學子陸續回國創業發展。在此期間,得益于私募股權基金的支持,百度、搜狐、UT斯達康等知名科技公司從創業伊始的“三兩個人,七八桿槍”,最終從一大批同類中脫穎而出成長為行業巨頭。我國大部分風險投資都是通過海歸或海歸工作的外企帶進國內的,這些投資既促進了國內對創業的熱情,也促進了一大批海歸創業企業和國內中小企業的發展,同時也帶動了國內創業投資行業的發展。

4

規范發展新階段

2014年2月《私募投資基金管理人登記和基金備案辦法(試行)》開啟了私募基金備案制度,也帶來了國內私募股權投資行業的爆發式增長。2018年4月資管新規正式落地,標志著統一監管、打破剛兌、規范資金池、去杠桿逐漸成為主旋律。截至2019年5月,我國擁有投資機構接近14659家,管理規模約8.17萬億元(2.75萬只基金),自2015年起4年年復合增速42.35%(56.73%)。

Part.2

我國私募股權行業發展現狀

截至2018年年底,我國股權投資機構超過1.4萬家,基金管理規模超過10萬億元,從規模上看我國已經成為全球第二大股權投資市場。但2018年全年的投資規模、募資規模與退出數量同比均出現下滑。

1、2018年股權投資市場募資端情況

整體來看,2018年我國股權投資市場募資端大幅下滑:2010年以來,我國私募股權投資市場增長迅速。2017年,一級市場成立人民幣基金合計3574支,是2010年的15倍;總募資金額達到1.78萬億元,是2010年的7倍。但是2018年,我國股權投資市場整體開始下滑,整體募資額為1.33萬億元,同比下滑25.6%,且略低于2016年的1.37萬億。

2018年我國股權投資市場募資金額大幅下滑

數據來源:清科、濱海投研公開資料整理

從募資幣種來看,2018年美元基金相比人民幣基金募集速度和規模穩步上升:2018年,共有96支美元基金完成募資,募資金額2503.29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一倍多。主要系:第一,從全球范圍來看,我國目前依然是較具發展潛力的新興市場,海外LP更愿意參與到我國創業投資的早期市場當中,美元基金的出資LP大多是成熟的專業機構,如凱雷、貝恩資本等。第二,國內多家知名GP積極設立外幣基金,不斷吸引海外的長期資本,特別是世界領先的捐贈基金、養老金、家族財富管理為主的境外資本,其中高瓴資本于2018年9月完成了106億美元的新基金的募集,成為亞洲地區最大的私募股權基金。

2018年美元基金相比人民幣基金募集速度和規模穩步上升

數據來源:私募通、濱海投研公開資料整理

從結構來看,募資端呈現頭部化趨勢:2018年我國股權投資市場募資的前二十家機構,即0.5%的私募機構募集了全部市場20%的資金,而在VC市場募資端頭部化效應更加集中,數量占比0.3%的前20家VC機構募資占比高達46%。整體來看,2018年僅有十幾家GP募集規模能到10億元以上。

2018年私募股權募資

頭部化明顯

2018年風投市場募資頭部化

尤為突出

數據來源:私募通、濱海投研公開資料整理

2、2018年股權投資市場投資端情況

整體來看,2018年股權投資規模小幅縮量:2018年股權投資市場投資總額約1.08萬億元,同比下降10.9%,相較于募資端的降幅相對較緩。主要系2018年部分股權投資機構投資的資金來自于募資順利的2016年與2017年,而2018年全年募資金額大幅下降的影響會在2019年上半年才逐步顯現出來。

2018年股權投資規模小幅縮量

數據來源:私募通、濱海投研公開資料整理

從投資的行業分布來看,金融業領跑:2018年投資案例數TOP3分別是IT、互聯網、生物技術與醫療健康行業,分別實現2180起、1783起、1340起;而投資金額TOP3則分別是金融、互聯網、IT,其中金融業投資總額2369.95億元,占比超過五分之一,領跑全行業。

2018年私股權投資案例

行業分布(件)

2018年私募股權投資金額

行業分布(億元)

數據來源:清科、濱海投研公開資料整理

從投資階段來看,擴張期的投資案例和投資金額均最多:2018年擴張期的投資案例達到3601起,其次是初創期和種子期,分別2911起和1791起,最后是成熟期實現1554起。投資金額上,處于快速發展階段的擴張期達到3943.55億元,超過了擬IPO的成熟期企業,剩下的由高到低依次是成熟期3941.38億元、初創期1905.43億元和種子期778.87億元。

2018年股權投資案例

的階段分布

2018年股權投資金額

的階段分布

數據來源:清科、濱海投研公開資料整理

從投資類型來看,2018年以成長資本與創業投資為主:2018年成長資本與創業資本投資案例數和投資金額占比均超過80%;其次天使投資的投資案例數占比13%,但也因其單筆投資金額較少的原因,投資金額僅占2%。

2018年股權投資案例的

投資類型分布

2018年股權投資金額的

投資類型分布

數據來源:清科、濱海投研公開資料整理

3、股權投資市場募投端綜合分析

募資與投資之間的差額已大幅減少:從2018年募投金額的整體情況來看,募資實現13317.14億元,投資實現10788.06億元,股權投資機構仍可避免入不敷出,但募資與投資之間的差額已經大幅減少。2019年,隨著機構可投資金額的下滑,機構出手將會更加謹慎。因此投資開始呈現出抱團取暖的現象,扎堆投向優質的明星項目,以抵御風險。

2018年私募股權募資與投資差額大幅縮小

數據來源:清科、濱海投研公開資料整理

4、2018年股權投資市場退出端情況

退出案例與IPO退出案例的數量均大幅減少:由于自2017年10月起IPO審核趨嚴,IPO上市家數開始大幅下降,使得股權投資IPO退出的案例數量也開始大幅減少,2018年全年僅996筆IPO退出案例。具體來看,除IPO退出外,并購退出428例、股權轉讓664例、新三板退出178例、借殼退出46例、回購退出56例、破產清算29例。

2018年股權總退出和IPO退出

均大幅下降

2018年不同退出案例

不同方式分布

數據來源:清科、濱海投研公開資料整理

從退出的行業分布上看,互聯網行業退出案例數量最多:2018年互聯網行業實現股權退出471例,其次生物技術與醫療健康、IT、金融行業分別為359例、250例、205例。

2018年股權投資退出案例中互聯網數量最多(件)

數據來源:清科、濱海投研公開資料整理

5、投資機構活躍度情況

2018年投資機構活躍度TOP3為騰訊、紅杉中國、真格基金:2018年國內外一共有4972家VC/PE投資機構參與了我國股權市場的投資,投資案例數量在百起以上的有5家,分別係騰訊、紅杉中國、真格基金、IDG資本、經緯創投,50起以上的有15家,10起以上的有171家,而3432家VC/PE投資機構參與投資僅有1起。

2018年股權投資案例數量TOP10機構(件)

數據來源:清科、濱海投研公開資料整理

6、全球私募股權行業發展情況

近年,受累于全球經濟放緩,全球私募股權行業的投資收益與募集規模均出現一定下滑。據Preqin,全球私募股權基金收益率自2016年開始下行,全球私募股權基金募集規模自2017年開始大幅收縮。

全球私募股權基金收益率2016年開始下行

數據來源:Preqin

全球私募股權基金募集規模2017年開始收縮

數據來源:Preqin

Part.3

私募股權行業發展趨勢

1、機構頭部化趨勢凸顯,洗牌加速、強者恒強

2018年,由于資管新規落地、A股IPO企業數量大幅下降、港股IPO企業大量破發等因素,股權投資機構普遍出現募資難的問題,但是投資業績良好、具有品牌優勢的頭部投資機構并未受到影響。如2018年4月紅杉資本完成60億美元的募資,9月高瓴資本更是實現了106億美元高瓴基金四期的募集。同樣,明星項目也并未受到資本寒冬的影響,資金反而向頭部企業集中。據清科,2018年我國股權投資市場投資規模TOP100中1%的標的企業融資金額占整個市場總量的48%。主要系在資本寒冬的大環境下,投資機構的風險意識較強,更愿意將大量資金投向頭部并且可看到穩定回報的優質項目。

2、PE機構VC化,VC機構FA化,生態圈建設成為重點

近年,隨著股權投資行業的快速增長,純財務投資賺取超額回報的時代已經過去,基金管理人越發重視長期投后管理價值創造的重要性。GP需要幫助企業在更早的時期對接行業資源,并賦能其快速發展,為其提供戰略咨詢等增值服務,深度參與企業的經營發展。因此,更多機構開始投向更加早期的項目。此外,更多投資機構開始涉足FA業務,建設自身完善的一級市場資本生態圈。這不僅可以助力已投資項目實現快速融資和發展,也可以為股權退出提供一定幫助,還可以接觸更多投資機會。

3、政府引導基金快速發展,新興產業為主導

經歷了探索起步與規范運作的階段后,2018年政府引導基金邁入了快速發展的階段,基金規模與重點投資方向都更加貼近市場與經濟發展的需求。十億級、百億級政府引導基金規模占多數,千億級的政府引導基金也在陸續成立。在投向方面,政府引導基金以新興產業為主,目前投資方向主要包括醫療健康、人工智能、TMT。如2018年山東省依據國務院批復的《山東新舊動能轉換綜合試驗區建設總體方案》成立了山東省新舊動能轉換引導基金,助力新興產業帶動傳統產業更新發展。

4、出海投資成為成熟機構的重點投資方向

由于近年國內宏觀經濟下行,而海外新興市場經濟仍在快速發展,因此出海投資成為了紅杉資本、GGV、BAT等多家成熟投資機構和戰略投資者的重點投資方向,其中,東南亞、印度等新興市場成為資本積極布局的市場。2018年,不僅是出海投資的元年,也是出海創業的元年;更多的出海創業公司野蠻生長,成為新晉獨角獸企業,如BigoLive、ClubFactory、JollyChic等,而出海投資給投資機構帶來更多回報,這也是投資機構更多布局海外市場的重要原因。

5、科創板與注冊制落地,價值投資時代來臨

科創板與注冊制的落地,使得股權投資擁有了新的退出渠道,同時也倒逼一級市場投資更加價值化,通過Pre-IPO投資賺取一二級市場估值價差的時代或將徹底褪去。我國A股市場近三十年來實行嚴格的上市審批制與核準制,造成了A股IPO資源的稀缺性,使得一二級市場長期存在較大的企業估值價差,從而也使得股權投資機構習慣于通過投資有明確上市預期與IPO邏輯更為清晰的企業來賺取超額回報。注冊制下,一二級市場的估值價差將會大幅減少,未來企業的內生成長性成為股權投資的核心,企業基本面的價值挖掘將成為投資研究的重點。這有利于一級市場的發展與成熟,迎來真正的價值投資時代。

6、同質化向品牌化發展,全行業覆蓋到專業化發展

機構同質化是目前我國私募股權投資行業面臨的一個重要問題。大量私募股權投資機構在投資理念、投資策略、投資行業、投資階段上都極其相似。而當前由于市場競爭激烈,因此會有大批機構在調整期中被淘汰出局。未來,私募股權投資行業必然朝著差異化、品牌化路線發展,打造自身品牌特色,加強增值服務能力,打造優秀的本土基金,真正走上價值投資的正確路徑。此外,目前我國私募股權投資基金仍以綜合性基金為主,覆蓋的行業面廣,難以做到對單一行業的深入理解和考察,投資成功率通常大打折扣。而從當前情況來看,只側重于某一行業的專項基金越來越受投資者青睞。私募股權投資機構專業化是未來的發展趨勢。

END


分享到:
返回列表
濱海金控
义甲联赛竞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