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濱海投研 | “包商銀行”事件點評

日期:2019-06-20 瀏覽次數:566

重要聲明:通過本微信訂閱號發布的信息和觀點僅供專業投資者參考,完整的投資觀點應以我司投研部發布的完整報告為準。我司不會因為閱讀者關注、收到或閱讀本訂閱號推送內容而視為向閱讀者進行任何推薦或宣傳。本推文的信息均認為可信的公開資料,但本公司及研究人員對這些信息的準確性和完整性不作任何保證,投資者應自主作出投資決策并自行承擔投資風險,據本推文做出的任何決策與本公司和本推文作者無關。市場有風險,投資需謹慎。


引言:5月24日下午,中國人民銀行、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聯合發布公告決定即日起對包商銀行實行接管,期限一年。此后,出臺了包商銀行客戶權益保障問題處置方案,根據該方案,5000萬元以內的同業負債施行全額兌付;5000萬元-1億元的同業負債僅兌付本金;1億元-20億元的同業負債兌付90%本金;20億元-50億元的同業負債兌付80%本金;超過50億元的同業負債兌付70%本金,其余部分允許繼續保留債權,依法參與后續受償。也就是說,超出該方案承諾的兌付部分,可能得不到全額賠償。于是,市場開始擔心銀行剛性兌付被打破的問題,小銀行同業融資的難度或將顯著上升。


包商銀行風險分析

包商銀行成立于1998年12月,是內蒙古自治區最早成立的股份制商業銀行,前身為包頭市商業銀行。2018年6月28日,包商銀行發布公告稱擬引進戰略投資者,主要股東可能發生變動,故暫不披露2017年年度報告。而實際上,至今2017年和2018年年報都尚未發布。根據目前可得的最新的財報,即2017年三季報和2016年年報,包商銀行主要存在以下問題:

1、高風險的投資配置:大量潛在壞賬

截至2016年12月31日,包商銀行前十大貸款客戶情況如下:


2016年前十大貸款客戶情況(單位:千元)

來源:公司年報


首先,第一大貸款客戶——榮泰置業,天眼查顯示該有公司有38條自身風險提示、116條周邊風險提示、25條預警提示,多次被法院強制執行。另外,該公司的母公司包頭市中冶置業有限責任公司,也就是排名第九的寶恒(北京)投資控股集團有限公司的子公司,在2015年就已經被包頭市中級人民法院列為失信公司。而寶恒集團的情況也并不好,有13條自身風險提示、62條周邊風險提示、136條預警提示。

其次,第二大貸款客戶——滿洲里聯眾木業有限責任公司與第五大貸款客戶——滿洲里木材交易市場有限公司,這兩個公司實際控制人均為王秀權,兩公司存在多起訴訟且2017年雙雙被列入失信人名單,現已均被列入企業經營異常名錄。


第三大貸款客戶——深圳市中化聯合能源發展有限公司,在2016年末由于“通過登記的住所或經營場所無法聯系”被列入企業經營異常名錄,其多個子公司自2014年起也多次被列入企業經營異常名錄。另外,該公司在2018年經光大銀行起訴被法院判決歸還光大銀行借款人民幣近1億元。

第八大貸款客戶——中國慶華能源集團有限公司,是曾經的中國民營煤企的巨頭之一,不過由于行業不景氣,自2014年起持續虧損,發生了多起債務違約訴訟,并因未按時履行法律義務而被法院強制執行。而其實際控制人霍慶華曾是內蒙古首富,福布斯中國富豪榜上一度排名229位,如今也成為了被限制消費人員。

綜上,包商銀行前十大貸款客戶里面,暫未發現信用異常的僅有第四深圳朗信天下金屬供應鏈管理有限公司、第六寧夏銀行、第七北大方正集團有限公司以及第十吉林省九洲能源集團有限公司等4個公司。而在十大貸款客戶中,存在異常的客戶的貸款金額合計占比高達62%。窺一斑而知全豹,包商銀行的應收款項潛在的壞賬比例比較高。


2、激進的經營策略:快速擴張與高杠桿經營

難道包商銀行向資信狀況這么差的企業提供巨額的貸款還不自知?當然不可能,那又是什么原因導致包商銀行鋌而走險呢? 

包商銀行2016年末以及2017年第三季度末的總資產分別為4,315.82億元和5,762.37億元,增長率分別為22.40%和33.52%,據測算,2017年全年的總資產增長率將達到45%。是什么推動資產如此快速增長呢?股東投入?不,2017年股本并未發生變化。經營積累?當然也不可能,2017年三個季度及2016年全年歸母綜合收益總額也不過30.16億元和36.88億元。那吸收存款呢?也并不樂觀,其2016年末和2017年第三季度末的吸收存款分別為1936.43億元和2235.29億元,雖然有所增長,但遠遠跟不上資產增長的腳步。那只能是同業負債了,2017年第三季度末,綜合同業存放款、拆入資金、賣出回購等其他同業負債來看,包商銀行同業負債共2,611.92億元,占總負債的48.04%,單是2017年第三季度末同業及其他金融機構存入款項,較2016年末增加了981.33億,撐起了2017年資產增長的半邊天。

包商銀行大幅加持杠桿的激進經營策略,讓它實現了快速擴張,但同時,也給它帶來了巨大的資金成本壓力。


包商銀行事件影響

從人民銀行發布的包商銀行客戶權益保障問題處置方案及其態度來看,如果包商銀行后期資不抵債的話,對于超出方案約定全額受償部分,人民銀行將可能不再進行剛兌。也就是說,該事件有可能成為打破商業銀行剛兌的一個重要里程碑。

早在2018年4月27日《關于規范金融機構資產管理業務的指導意見》資管新規明確規定資產管理業務不得承諾保本保收益,要打破剛性兌付,并明確在2020年底前完成平穩過渡。至此,資管行業的剛性兌付開始逐漸瓦解,然而,目前在商業銀行同業拆借領域,剛兌依然存在。

如果此次剛兌真的被打破了,那么對于金融市場以及我國經濟的長遠發展來說無疑是重大利好。主要有以下幾點影響:

(1)降低杠桿,釋放風險 

沒有了剛兌,一方面,無風險投資項目會減少,無風險資本供求關系達到新的平衡,無風險利率下降;另一方面,投資者在進行投資時會更加慎重,對于高風險投資要求的回報進一步增加,也就是風險系數上升。

就包商銀行事件來說,管理水平低下的中小金融機構獲得低成本的資金難度進一步加大,難以持續利用高杠桿進行擴張。反過來也倒逼他們更加注重區域優勢,做好“攬儲-放貸”的本源業務。如果這些中小金融不能適應新的形勢,提高自身資產配置與風險管理水平,那么很大程度上將要面臨新一輪的洗牌,或被兼并重組或被淘汰出局。

(2)資金收益風險更加匹配 

目前由于剛兌的存在,大量低成本資金涌向了高風險的投資領域,那么可以承受高風險的資金要么投向更高風險的領域,要么在資金池中累積,產生高額成本。而原本需要低成本資金的低風險項目,難以獲取相匹配的資金,可能會被迫接受高成本資金。這樣,就造成了資金的錯配。比如,有很多國企利用自己有背后政府兜底,向銀行大量借入了遠超自身經營需要的低成本資金,然后進行高收益的投資,如以較高的利率借給了民營企業,從中賺取差價。而使這些民營企業即使有風險較低的投資項目,但因難以取得銀行貸款而不得不接受高成本的資金。

打破剛兌之后,各領域風險與收益會更加匹配,不同成本的資金在考慮獲得相應水平的收益的同時更會考慮需要承受的風險水平。簡單來說,低成本的資金意味著低風險要求,只能流向低風險的投資項目;而具有高風險承受能力的資金意味著高成本,也就不可能流向低風險低收益的投資項目。



事件背后投資機遇

在可以預見的將來,剛兌逐漸打破會是不可逆轉的潮流。這對于投資機構而言,既是重大挑戰,也是重大機遇。各類投資機構對于投資標的的選擇會進一步分化,金融資產錯配減少,商業銀行會更偏重于做好本源業務,投資有擔保低風險的項目,對于低風險項目的資金回報率要求會有所降低。同時,這會使得高風險項目取得低成本資金的機會大大降低,對于高成本資金的需求進一步增加,投資回報也會相應增加。對于不同的投資者,具體影響會有所不同。


(1)私募股權基金的盛宴 

對于偏好高風險項目的私募基金來說,這無疑是一場盛宴。對于擁有優質項目需要大量資金,但自身實力相對欠缺的中小民營企業來說,也是一個機遇。

例如,目前對于許多中小民營企業來說,由于自身實力限制,銀行對其不信任,難以獲得低成本的資金,而民間貸款要求資金成本太高并且貸款期太短,根本無法支撐到項目的回報期,即使有非常好的項目,只能白白錯失。如果有較好的項目投資機會,而私募基金可以以靈活的方式參與到項目中去,并且設計符合項目發展規劃的退出機制,助力項目發展,合作共贏。


當然,由于高收益也意味著高風險,因此要求投資機構要進一步提高自身的管理水平、增強風險控制能力,更正之前一些投資只看標的企業而不看實際投資項目的錯誤觀念。一方面,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到實際投資項目上去,做好項目分析及風險預警。另一方面,更加注重資產配置,降低投資收益波動率,降低風險。

(2)個人投資者如何把握機遇 

對于大多數個人投資者來說,基本上不可能再在享受高回報的同時承擔不匹配的低風險了,要更深刻地認識到風險與收益的對等,慎重根據自身的風險承受能力選擇適合自己的投資產品。對于高收益低風險投資機會要給與足夠的警惕,比如去年P2P網貸爆雷,政府并沒有選擇進行剛性兌付,讓許多盲目追求高收益的投資者承受了慘重的損失,也為眾多其他投資者敲響了警鐘。


整體而言,對于低風險偏好的投資者來說,銀行存款、貨幣基金是較好的選擇,但收益會較目前有所降低;對于追求高收益的投資者來說,相較于自己直接投資,選擇專業的投資機構為自己進行資金管理也許是更好的選擇。


分享到:
返回列表
濱海金控
义甲联赛竞猜